网站公告|交易方式|成功案例|资源下载|技术教程|汇款方式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勇敢人的游戏

作者:决战开区…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12/6 1:02:24

  勇敢人的游戏

  塔里木河,故乡的河!

  我出生在新疆,但对塔里木河还是相当陌生,仅仅在图片或影像中见到过它,就这,也让我为之动容,它的雄浑与博大,斑斓与沧桑深深的吸引着我,那是我魂牵梦绕的地方2005年的大年初一,乌鲁木齐火车站,显的很冷清,平日的喧嚣已不知去向,倒是平添了几分愁怅。看了半天也没有发现和我一样身背旅行大包的人,我反而显得有些特别。发车的时间是十五点五十一分,946次列车缓缓驶出车站渐行渐远,车上的人开始活跃起来。人不多,几乎每个人都能占一张三人座,可闭目养神,亦可悠闲读书,真是惬意呀!一夜无话,到达库车时已是临晨近六点.这时的库车城还在梦乡,我上次住过的十月宾馆怎么也敲不开门,无奈之下只好背着大包在街上瞎转。库车的天气不错,透明,清澈,仰望天空只有一勾湾月和满天的星斗和我打着招呼,清冷的空气,深深的吸一口直入心脾,好爽呀!气温不是很低,不能说冷,比较恰当的比喻应该是“非常的晾快”,最后,住进了银杏宾馆天山把新疆分为南北两疆,两疆的气侯明显不同,乌鲁木齐属于北疆地区,我到达的地方已经是南疆了。因为我从来没有在冬季来过南疆,所以来之前带了不少的衣服,无端的加大了背包的重量,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在库车发生了两件让人不愉快的事。第一:腰意外的扭伤,只能斜着身子走路,看上去肯定是怪怪的;第二:相机快门打不开,不知为什么,这还是我特意借来的一部机械相机,为了防备数码相机在路上无法充电的情况,事已至此,也毫无办法我是个极散漫的人,干什么事都没有一个详细的计划,反正是一人出行,自己说了算,临时决定,休整一天。说是休整,其实实在是为自己找点借口在库车呆一天。算上这次,我已经是第三次来库车了,没有其它理由,就是喜欢。民风纯朴,特点鲜明,哈哈,还有很多我喜欢的小吃。诺大的宾馆就我一人,极安静。休息一天,疲倦尽消,腰还是不行,但我决定第二天上路徒步去沙雅

  早晨的库车城,空气中弥漫的着煤烟味,让我很自然的回想起少年时代,那时家家都烧这种煤炉,因为经常贪睡,不能按时生炉子,不知挨过父亲多少次揍我大至知道莎雅在库车的西南方向,但不知该走哪条路,因为语言不通,问了几个人也不知所云。正在发愁时看见了一家汉语培训班,真可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一位容貌清秀的小伙子,汉语讲的非常标准也很热情,可惜我忘了问一个关键性的问题至使我走了不少弯路。我大概是走十公里休息一次,当第二次歇脚时已是吃午饭的时间了。闲聊中听说前方就是新和县我顿时诧异,天呀,我这才明白自己走了不少冤路。通往莎雅的路有两条,一条直线,另一条是弓线,我走的恰好就是那条弓线,少说也多走了十公里。说是中午,其实也差不多五点了,脚底疼的钻心,疲乏感油然而生,再加上心情沮丧,真是一步也挪不动了。离新和县还有近二十公里,为了不至于受伤我决定就地宿营。因为睡的早,夜里醒来了几次。睡袋不好,浑身上下除了脑袋和手就没有不疼的地方。只有亲身经历才能总结出真理,我的真理是:冬季徒步一定要有一双好鞋和一条好睡袋,不然你一定又要总结经验了。抬头望天,有一层淡谈的薄云,星星不多,但很亮。“走马西来欲到天,辞家见月两回圆。”没有明月,只有孤身伴寒星,多少有点伤感!临来之前也想找几个志同道和之徒,没有,真无奈。他们问我"图什么?"我还真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楞半天也只有一句话:"就是想去看看”第二天,不到十二点,就来到了新和县,县城看上去不大,是一个平和安静的小城。我住在县政府对面的新和宾馆。早晨起来才发现,下雪了,决定搭车去沙雅莎雅比我想象的摸样真是大相径庭。当初以为这是一个偏远的小城,应该有更加浓厚的地方色彩。其实不然,它完全是一座现代化的城市,和我们平时见到的任何一座城市都没有区别。现代化的进程真是太快了,容不得我们去思索,一切都已成历史,我感到莫大的悲哀。雪,还在下着,看来我要在这座丑陋的小城里呆一天了。听说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你给我们带来的瑞雪呀”服务员开玩笑的说。瑞雪兆丰年,希望给我的下一段旅途带来好运!

  看见胡杨,看见了塔里木河

  没想到在沙雅一住就是两天,等待雪停。当我一路走到公安农场一分场时,已是精疲力尽了。幸好有家棉农热情的接待了我,心里的一块石头也落了地。我可不想在有人家的地方还要搭帐篷睡野地。详细的说明了我的来意和目的,经周围老乡的提醒我才知道再有半小时的路程就到塔里木河边了。这一提醒无疑是一针强心剂,我顿时来了精神,毫不迟疑的决定,现在,现在就去看塔里木河,我日思夜想的故乡之河。塔里木河是我国最大的一条季节性内陆河,冬季是枯水期,仅有七八米宽的河水也已被冰雪所覆盖。但就是这样也丝毫不影响它恢宏的气势,震撼人心的壮美。试想在它的丰水季节最宽处足有一公里多,那该是何等的景象呀!沈雁冰曾写过一篇著名的白杨礼赞,其实白杨的品格与胡杨相比不可同日而语。胡杨经千年不倒,倒千年而不朽,实乃生命之大奇迹也!我住的地方再向南走就无人家了。魔兽私服一条龙制作放眼望去只有无际的胡杨林。站在塔河边你会被一种大自然的静谧,神奇所笼罩,仿佛能够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时间停滞了,我在与天地对话。这是亘古时期吗?“呱呱”几声苍凉的鸟谛声打断了我的思绪。太阳正在西沉,余辉映红了天边,眼前浮现出不知谁的诗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此时此刻你会心静如水,尘世间的介缔也荡然无存了。告别了热情的主人,我开始了真正的塔里木河之旅因为塔里木河并不是沿直线流向东方的,河道的每一个转弯都很大,少则两三公里多则六七公里,如果按照开始制定的计划,要到达沙漠公路,最少也要多走五六天,这完全出乎我的预料,我决定走直线穿越走直线,并不如我想象的那样顺利。最让人头痛的是红柳林,高约两米,有时密不透风,很容易迷路。需要每隔五分钟来校正一下行进的方向。有时,你只能象狗似的爬行。运气好的话,十来分钟你就由狗变成了人,不然你还得顺着狗道爬回来.每当这时,我就会灰心丧气,意志全无,望着漫无边际的红柳林唉声叹气,打道回府看来是不可能,只有硬着头皮往前走。我最担心的是千万别钻进野猪洞里,那可不是好玩的呀!一旦走出这该死的红柳林,我立刻恢复了自信,心情也就异常轻松了。就在轻松 丧气,轻松 丧气的交替中一路向前。我没有镜子,看不出自己的形象。偶尔碰到几个挖甘草的人,从他们的眼神里我看出自己真象是一个十足的逃犯,灰头土脸,丧魂落魄。莎雅的监狱很多,现在看来在这里建监狱是很明智的。塔河沿岸有不少排碱渠,也令我心惊肉跳。它长年不结冰,宽约四五米,没膝深,在夏天淌过去小菜一碟,可这是大冬天呀,我为了寻找过河处,有时要多走好几公里。第一次,就因为没有找见过河的地方,冒险一跳,冰茬断裂,差点变成落汤鸡,膝盖摔破了,疼痛不已。第二次,连人带包都掉进了河里,几乎被冻死热情的维吾尔小兄弟

  不知是第几天,当我狼狈不堪的钻出一片红柳林时,发现了一处牧民的小土屋,我大喜过望,可惜没看见吃的,比划了半天,一位维族小兄弟明白了我的意思,热情的赶着驴车把我送到了牧场场部,说是场部其实只有两排小平房,居然还有一家小饭馆,令我欣喜若狂,这时我才感觉到真的好饿呀。要了一个大盘鸡,我们两痛快淋漓的把它干光了。虽然厨师的手艺不敢恭维,但这可是一只地道的乡村土鸡,我记得沙士比亚说过,饥饿是最佳的调味品,真是至理名言呀!我这一生恐怕也不会忘记这顿美味佳肴的。小兄弟的家离这不远,在吃饭时我就说定了借宿在他家,等我们赶到时,他的两个哥哥正在杀羊。决战开区一条龙服务端热情的主人,温暖的屋子,我顿时来了睡意,醒来时屋外已是漆黑一片,饭也好了,香喷喷的抓饭让我睡意全无,这时才能体会到什么叫幸福天刚蒙蒙亮,我已准备好了行装。来到户外,吸一口清冽的空气,头脑顿时清醒了。远处传来狗吠声,人迹全无。我还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这里的人家是不盖鸡窝的,一到晚上鸡就很自觉的上了树。它们个头较大,脖子和腿很长,雄赳赳的样子,看上去象个武士。吃过早饭,热情的维族小兄弟骑着摩托车把我带到了一处关键的路口,顺着他指的方象我钻进了红柳林。再见了,小兄弟!我从西边横穿帕满水库一角直插塔河,来的很是顺利。所谓水库其实就是在地势较低处存点水而已,冬季已完全干涸了。偶有结冰,但冰下已无水可言。冰面上有时可以看见巨大的鸟禽类脚印,足有一扎长。在地图上看帕满水库很大,可它的蓄水能力并不是很强,我观查了一下,丰水季节最深处也不过三米。再说它就在塔克拉马干沙漠的边缘,水量也就极其有限了,我甚至怀疑它到底有多大的作用。在行走的路途中看到的一幕让我难受了很久。刚穿过红柳林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片林墓,那可是一片真正的墓地,是胡杨林的屠场。差不多有上万棵胡杨被拦腰截断,仅仅留下了七八十公分高的树桩。这是人类对大自然残暴的杀戮呀,几百年才能成林,倾刻间就变成了人类的刀下鬼,能不让人震惊吗!一个个树桩傲然的挺立着,仿佛在示威,在诉说。被砍伐的林地已寸草不生,完全变成了盐碱地,这是永久性的破坏,估计已无法再恢复了。直径四十公分的胡杨,我大至数了一下它的年轮,少说也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也就是说它在清朝中期已经是这里的主人了,而我们人类又对它做了什么呢?阿不甘那是散布在胡杨林里的自然村,周围也有大规模的红柳林。但近一二十年来,由于塔河上游用水量剧增,至使大量的胡杨,红柳枯死.看着干涸的古渠道,心里真不是滋味。穿行在红柳林里有时会突然出现一大块开阔地,大的如足球场,小的也有一两个篮球场大,寸草不生一片盐碱,这全是人为的。正好碰见了一位公社副书记,据他说近几年加大了管理力度,滥砍滥伐的现象很少发生,我所看到的情景都是很多年前留下的,但愿不要再发生。这里不通电,也没电视,聊天是唯一的乐趣。晚上,聚了一屋人来欣赏我这个陌生人。他们帮我找来了盆子,用热水烫脚,一圈人鸦雀无声,非常认真的看我没一个动作。靠炕支着一个铁箱似的炉子,小腿粗细的红柳塞满一炉,火轰轰做响,奇热无比。看着火炉,我在想,有多少红柳经得住这样去烧呢?我怀疑这位副书记的话,但又怎么去解决呢?辞别借宿的主人,我向此行的最后一站哈达墩走去在地图上有一条几乎笔直的路是阿不干那通往哈达墩的,所以上路时的心情是轻松的。因为我再也不必钻红柳林了,况且这也是我最后的一段路程,计划一天内走完.尽管路不好,只能算是一条乡村野道,也算幸运。没料到,在走出五六公里之后,路就几乎完全消失了。我又一次拿着指北针摸索着向东行。按这样的速度要走完三十多公里的路程看来是不太可能了。越向东走塔河的生态恶化也就越加明显。胡杨林逐渐稀疏,小型的沙丘也开始出现,大片的胡杨因干旱而枯死。在这之前,我所看到的有关胡杨林的图片都是在极度干旱的地区拍摄的,形态怪异,颇具美感,但如果身临其境的时候,才能感觉到这片区域的苍凉与悲哀,被一种死亡的恐怖所笼罩,突然面对一个死亡的世界,你能够心安理得的去欣赏它吗?下午六点左右,眼前豁然开朗,出现了一口废弃的油井,也有了一条真正的公路。看见了公路,心里踏实了许多,在一片生活垃圾里发现了半瓶水,虽然喝进去有点塑料味,但仍感甘甜无比。要知道我一路喝的都是碱水,刚开始不习惯,拉了一天肚子。晚上八点半,在一个大沙丘下搭起帐篷,因为哈达墩是我计划中的最后一站,所以临睡前享受了一顿大餐.把所有的储备都拿了出来,半瓶水,半块馕,一小包咸菜,一块巧克力,我毫无顾忌的喝着水,真是幸福啊!临晨三点被冻醒,腰部酸痛,再也无法入睡。帐篷里结了一层薄霜,伸出头去,火已息灭。魔域sf一条龙开服寒夜里月光显的更加皎洁。这是我里家出行的第十二天了。记得刚到库车时还是一弯勾月,此时已是半个月亮挂在当空,离我很近,周围是横七竖八的胡杨,已经死去的胡杨。我静静的看着月亮,仿佛在接受一个判官的审视,大自然的一草一木都是在这如此恶劣的条件下生生不息,人类在索取的同时还能做点什么呢?仅仅是残暴和贪婪吗?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分类导航
     
     
    咨询购买
    Copyright 2009-2015 Www.119u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Www.119uc.com 遨腾网络

    魔兽私服一条龙制作 魔域sf一条龙开服 决战开区一条龙服务端 网站地图